Google_Microsoft.jpg

主管韓博常常以辦公室為家儘管有家室但從沒見過其夫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那麼忙每天晚上秘書都陪她加班,久了,就有閒言閒語傳出。為了端正視聽,在某一餐會上他有意無意的說:我年紀大了,已是”半導體”了。亨!又不是”全導體”,還堪用呢,我心裡這麼想著。

 

這幾年自己也坐上了主管位子看著漂亮的女秘書青春洋溢阿娜多姿我卻一點兒也不敢有邪念。雖然也常望著青春肉體想著年輕時的種種與勇猛但每當看見鏡子裡的斑斑白髮再想起最近幾次床上微軟的表現…. 我漸漸體會當年韓博的情境

 

大學畢業,最常見面的場合是婚禮。談的是:「聽說誰和女友分手了」、「聽說誰最近出國了」、「聽說誰兵變了」….婚禮後必定鬧洞房,鬧完洞房再殺到「洞 18」。

 

以前10點才出門,現在10點就上床以前一覺睡到12點,現在6點不到就醒來以前四月分到墾丁參加「春天吶喊」,三天三夜不睡現在四月分到山上打禪七,三天三夜不講手機。

 

上班心情越來越沮喪,下班手機越來越不響。越來越不知道現在在演什麼電影,越來越不認識周刊封面的女明星。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漸漸從”Google(厚膏)到微軟

楓之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