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最近腰一直酸酸的,今天居然整條腿都麻麻的,該不會是敗腎吧!

 

醫生熟練的將x-光片往透光板一壓,指著白白的脊椎骨說:同學,你的坐骨神經被壓到了,要開刀!

 

我才不要呢!脊椎神經密佈,一不小心,像月亮歌后李菁那樣,那我不就一輩子都要在輪椅上度過。。。。

 

今天已是開刀後第三天,護士要我下床學步順便尿尿。哇。。。哇。。。痛死啦!怎麼每一隻腳都如千斤之重啊!

 

杼著兩隻拐杖,站在馬桶前已十分鐘,明明滿肚子的尿,但一滴也流不出來。

 

實習小護士拿著一條奇怪的管子叫我掏出來,我頓時嚇呆。她兩指輕輕一捏,讓我好不自在。十七歲之年,那堪這樣對待,只見它慢慢抬起頭來。我滿臉通紅,無地自容,趕快把臉擺。我的媽呀!給我個地洞,讓我把頭埋。。。。

創作者介紹

白雲深處有人家--楓之戀

楓之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